• <track id="n6ci9"></track>

      <tbody id="n6ci9"><div id="n6ci9"></div></tbody>

          <tbody id="n6ci9"></tbody>

          1. <tbody id="n6ci9"><span id="n6ci9"><td id="n6ci9"></td></span></tbody>

              <option id="n6ci9"><source id="n6ci9"><tr id="n6ci9"></tr></source></option>
            1. 首頁
              學校簡介
              學習課程
              新聞動態
              招生專區
              對外交流
              首頁 / 新聞動態 / 陽光校園

              這家投了喜茶、Manner的PE之王,正在和高瓴做同一件事

              來源: 作者: 時間:2021-06-09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投中網”(ID:China-Venture),作者:鄭玄,36氪經授權發布。

              2019年,Coatue募集了7億美元的早期投資基金;幾個月后,高瓴同樣組建了早期投資部門。

              華爾街的“TMT之王”,正在悄悄改變中國策略。

              Coatue資本以擅長TMT投資聞名,過去十年,憑借“做多頭部TMT公司+做空高泡沫TMT公司”的策略,Coatue資本成為華爾街表現最好的對沖基金之一。根據分析師網站TipRanks的數據,目前Coatue管理的資產規模超過180億美元,2013年6月以來Coatue投資組合的回報高達430.8%,同時夏普比率達6.41,遠超美國對沖基金的平均值(1.49)。

              與同是虎崽(Tiger Cub)的老虎環球基金一樣,Coatue很早就建立了私募股權投資部門。從風格來看,Coatue私募股權投資風格與其在二級市場的多頭策略基本一致——瞄準未上市的頭部TMT公司,典型的案子包括Uber、Snap、DoorDash等。

              Coatue在2015年左右正式進入中國,前幾年的風格與美國總部高度一致,都是不計價格搶超級獨角獸們D輪、F輪的份額,包括2016年參與滴滴30億美元融資,參與美團D、F輪融資,以及投資聲網、ofo等細分領域獨角獸的C輪、D輪。

              “不管多貴,只投最好的”,已經成為Coatue最具特色的標簽,甚至有國內企業在拿到Coatue的投資后,會“引以為傲”,借Coatue的特色來證明自己是細分賽道上最好的公司。

              但過去一年,Coatue卻在悄悄轉變。尤其在中國市場,不僅投資范圍開始向消費、物流、生物醫藥領域拓展,rank也不再局限于細分市場的老大老二,很多中腰部和A、B輪的項目也開始走入Coatue的法眼。這也讓Coatue出手的頻率大大提高,過去一年投的項目比2015年-2019年加起來還多。

              表面上看,這是一家基金從TMT領域切入到消費投資所必須的策略調整。但只要稍微熟悉私募基金的運作方式,就能明白這樣的轉變,對于一家美元PE來說,并不是一次尋常的調整。

              華爾街TMT之王——Coatue資本

              先聊一聊Coatue資本和基金創始人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ont)。

              菲利普·拉方特于1991年畢業于MIT計算機科學專業,畢業后前三年在麥肯錫擔任分析師。剛成為獨立顧問不久,1996年他就以一名研究分析師的身份加入了老虎基金,成為華爾街傳奇基金經理朱利安·羅伯遜(Julian Robertson)的手下,專注研究歐洲電信股票。

              在老虎基金工作三年之后,1999年拉方特籌集了4500萬美元創立Coatue資本,投資TMT領域。運氣不好的是,基金沒成立多久就遇到科技股泡沫破裂,幾個月內納斯達克指數下跌了80%。但新生的Coatue頂住了這波沖擊,到2009年,因為在金融危機期間表現出了優秀的抗跌能力,Coatue規模從年初的22億美元開始逐漸提升。

              在華爾街眾多的對沖基金中,抗跌是Coatue最典型的標簽。夏普指數是衡量一只基金收益-風險比率的常用指標,根據TipRanks,2013年以來Coatue的夏普指數為6.41,同期華爾街對沖基金平均值為1.49,以抗跌著稱的橋水基金也不過2.12,只有老虎環球基金的組合收益率(359.1%)和夏普指數(5.29),可以與Coatue媲美。

              能取得這樣的收益表現,一方面是由于過去十年科技股處于一個前所未有的長擴張周期,另一方面則是由于Coatue在TMT領域投資中“做多贏家”+“做空輸家”的核心策略。

              Coatue認為由于互聯網的馬太效應,TMT行業呈現出贏者通吃的狀態,而做多頭部的贏家和做空處于泡沫中的輸家,可以讓順周期時獲得超額獲益,在逆周期時通過風險對沖降低損失。根據Coatue中國一名投資人近日在一場閉門會議上的分享,拉方特最經典的投資案例,就是在智能手機潮里,做多蘋果的同時,做空諾基亞,賺取了雙倍收益。

              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越來越多科技獨角獸在上市前的估值就已經達到十億、百億甚至千億美金,很多細分領域的Top1都是沒有上市的私人公司。所以在2012年,拉方特讓他的親兄弟、Coatue聯合創始人托馬斯·拉方特(Thomas Lafont)前往硅谷組建風險投資部門。

              根據福布斯此前的報道,在加入Coatue前,托馬斯·拉方特是好萊塢演員的經紀人。但其實在90年代,拉方特兄弟就有過一起投資的經歷。菲利普·拉方特接受OneWire采訪時說,他離開麥肯錫并在西班牙工作時,與托馬斯一起投資了微軟、英特爾等大型科技公司,并在90年代中期的IT牛市中大賺特賺,這也是他進入投資行業的契機。

              從華爾街到硅谷再到中國,Coatue延續了二級市場的打法,雖然出手的次數不多,但每筆都是重金砸向頭部獨角獸——不管有多貴,只投最好的企業。

              在硅谷,2012年開始Coatue先后參與了Snap、Uber、Lyft、Grab、Airtable等超級獨角獸C輪、D輪,乃至E輪、F輪的融資;在中國,Coatue的出手更少,2019年之前只投資了螞蟻金服、美團、滴滴、聲網、ofo、馬蜂窩、比特大陸和作業幫等10家左右的公司,但除了ofo翻車,其余公司的估值/市值都漲到百億乃至千億美元。

              這樣的Coatue,讓新晉the midas list排名第三的投資人、GGV紀源資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為之“佩服”,后者把他們與紅杉、高瓴、老虎環球和DST并列,認為這幾家是目前全球做的最好的風投基金。

              華爾街的狙擊手,端起了沖鋒槍

              Coatue和老虎環球一樣,被認為是對沖基金在私募股權投資領域最成功的代表,但隨著TMT行業紅利消失,原本專注TMT的Coatue,正在悄悄調整自己的策略。

              最初的改變是從募資開始。2019年8月,Coatue募集了一期7億美元的早期投資基金——Coatue Early Stage Fund LP,這也是Coatue組建私募部門以來的第一只Early Fund。有意思的是,就在幾個月后,高瓴同樣組建了早期投資部門,募集100億元規模的基金投資醫療、消費、科技、互聯網領域的創新公司。

              除了Early Fund,Coatue的新一期PE基金也在悄悄調整。2020年底,Coatue完成第四期PE基金募資,總規模達35億美元,比前三期(3億美元、5億美元、13億美元)之和還多,新一期基金的名字,也比前幾期多了一個“Growth Fund”,透露出拉方特的野心。

              從投資策略來看,儲備更多彈藥的Coatue,有著三點明顯的改變:

              第一是出手的項目更多。僅以中國市場為例,根據投中數據,2015-2019這五年間,Coatue在中國一共出手了12次,投了11個項目;而從2020年至今不到一年半的時間里,Coatue中國已經出手了16次,投了14個項目。

              第二是項目越投越早。入華前五年里,Coatue基本參與的都是明星項目的中后期階段融資,比如投資滴滴F輪,美團的E輪、F輪,ofo的C輪、D輪,還有在美國投資Uber、Snap、Lyft這些獨角獸C輪以后的融資,是標準的PE做派。

              Coatue2021年5月部分投資公司列表

              但從2020年開始,Coatue投資的早期項目越來越多,比如在中國投資Manner的B輪,溪木源、古茗、迪斯商城的A輪;比如在硅谷,Coatue最近20天投了10個項目,有5個都是A輪、B輪的企業。

              第三是投資的賽道更加分散。過去二十年,不論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Coatue基本只投TMT領域的企業,包括電信技術、硬件制造商、消費互聯網和流媒體平臺等等。但從2019年開始,這種單一賽道的投法發生了改變。

              首先是中國市場,消費成為Coatue的新寵。2020年以來,Coatue先后投資了喜茶、古茗、溪木源、農夫山泉、Manner、卡路里科技、小鵬汽車7家消費公司,并在二級市場買入霧芯科技(悅刻電子煙母公司)、理想汽車等公司的股票。

              而在歐美,生物醫藥則是Coatue的寵兒。美國Modena疫苗和德國BNT疫苗的生產商,都曾成為Coatue炒股的題材。

              而通過研究Coatue出手的規律,還可以發現兩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首先在二級市場,Coatue依然保持著過去十幾年的投資“TOP 1”的風格。由于13F只披露了基金的多頭倉位,根據公開資料難以判斷Coatue的空倉布局。但從多頭來看,其倉位依然有著強烈的“Coatue風”。

              截至2021年一季度,Coatue持倉1億美元以上的多頭倉位

              目前Coatue多頭倉位的布局,大多依然是各個細分領域的頭部公司。如上圖所示,截至2021年Q1,Coatue持倉超過1億美元的公司,包括美國外賣領域的老大DoorDash、SaaS龍頭Snowflake,還有亞馬遜、FB、特斯拉、SEA、維密母公司LBrands、在線健身平臺Peloton,都是各自賽道的領頭羊。

              第二點則是在私募投資領域,Coatue正在改變其只投贏家的風格,這點在中國市場表現的尤為明顯。入華前五年,Coatue投資的滴滴、美團、ofo都是各自領域的Top 1,這也是此前Coatue選擇標的時最重要的標準。

              但2020年進入消費領域之后,剛開始投資喜茶、農夫山泉、溪木源,Coatue看起來還維持著只投Top 1、Top 2的風格;但從2020年底開始,以Manner為轉折點,越來越多小而美的項目開始得到Coatue的青睞,是否是行業老大,看起來已經不是Coatue選擇投資一家公司的唯一標準。

              這個擅長“狙擊”超級獨角獸的華爾街狙擊手,正在端起一把填滿彈夾的沖鋒槍,瘋狂沖向這場席卷中國的新消費風口。

              一次不尋常的調整

              對于一家老牌美元基金來說,Coatue在中國策略的調整,并不尋常。

              從策略上看,這樣的調整并不難理解。隨著互聯網紅利逐漸消失殆盡,消費、醫療健康、新能源等行業是私募基金們瞄準的下一個方向。而與TMT相比,消費沒有那么強的馬太效應,“嬴者通吃”這個Coatue投資TMT行業邏輯的基礎也就不復存在。這樣的背景下,適當調整基金在消費領域的投資策略并不奇怪。

              但從實際運作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調整并不容易。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人力。過去幾年Coatue中國主要以投資超級獨角獸為主,業務沒有那么復雜,并不需要一個龐大投資、投研團隊。根據此前的報道,Coatue在中國只有一個base在香港的5、6人小團隊,考慮五年一共也就出手了12個項目,這個人數也算夠用。

              但這樣的團隊規模顯然無法應對消費領域的“掃貨式”投資。一方面,被投企業資質的放寬,意味著團隊需要配置更多的投資人去看項目;此外,投資領域從中后期的C、D、E輪跨越至A輪、B輪,對于基金“募投管退”中“管”的能力有更高的要求,這些都不是一個小團隊能夠完成的工作。

              事實上,近年來PE-VC化成為風投行業的熱門話題,但在今年5月舉行的“第15屆中國投資年會”的相關主題對話上,就有VC機構的代表指出,投A輪和PE們更加熟悉的投C、D、E輪有著本質的不同,只憑借資金優勢并不能做好早期投資。

              不過,這可能也是Coatue中國逐漸擺脫美國總部賦予的標簽,成為一個更有自己特色的獨立機構的標志。根據領英的資料,去年1月,在加入公司 5年之后,Coatue中國的現任負責人蔣凱成為Coatue資本合伙人,而這是Coatue中國的締造者張自權,領導團隊三年也沒有得到的頭銜。

              【打印正文】

              上一條:在線教育大收縮:40億暑期大蛋糕沒了,十萬輔導老師去留兩難

              下一條:火于快手的華少,怎么跑到抖音帶貨了?

              久99在线热这里只有精品视频|影音先锋无码aⅴ男人资源站|国产美女冒白浆免费视频|
            2. <track id="n6ci9"></track>

                <tbody id="n6ci9"><div id="n6ci9"></div></tbody>

                    <tbody id="n6ci9"></tbody>

                    1. <tbody id="n6ci9"><span id="n6ci9"><td id="n6ci9"></td></span></tbody>

                        <option id="n6ci9"><source id="n6ci9"><tr id="n6ci9"></tr></source></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