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n6ci9"></track>

      <tbody id="n6ci9"><div id="n6ci9"></div></tbody>

          <tbody id="n6ci9"></tbody>

          1. <tbody id="n6ci9"><span id="n6ci9"><td id="n6ci9"></td></span></tbody>

              <option id="n6ci9"><source id="n6ci9"><tr id="n6ci9"></tr></source></option>
            1. 首頁
              學校簡介
              學習課程
              新聞動態
              招生專區
              對外交流
              首頁 / 新聞動態 / 教育教學

              兩年120億,中國芯片迎來資本狂人

              來源: 作者: 時間:2021-06-09

              文 | 吳睿睿 

              編輯 | 劉旌

              當埋頭苦干的芯片領域迎來一位資本狂人,會發生什么? 

              2019年底,“壁仞”——這個略顯生僻的名字在投資人間流傳開了,最大的原因是:貴。這家立志成為“下一個英偉達”的GPU公司,A輪估值就接近2億美金——這是個足夠讓一些芯片公司上市的數字。 

              而后的一年里,壁仞又完成了數輪總計47億元的融資,單單是公開的參投方就多達47家,幾乎囊括了市面上最具盛名的VC/PE和產業基金,估值已一路飆漲到10億美元。 

              而據36氪了解,壁仞還在進行一輪融資,投前估值20億美金。也就是說距離上一輪不到3個月的時間,估值翻番。

              芯片是投資人們過去兩年的必爭之地。云岫資本的一份統計顯示,2020年芯片行業完成股權投資超過1400億人民幣,這相較于前一年增長近四倍,這也是中國芯片一級市場有史以來投資額最多的一年。正如創投歷史上所有的風口,這里也誕生了最多令人不可思議的融資故事,成立數月就吸金超十億已不算新鮮事。 

              壁仞無疑是其中最夸張、同時也最具爭議的一個。直至今日,壁仞仍未推出任何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產品,首次“流片”也未實現。要知道,流片只是芯片公司做出產品后要過的第一道關,之后還有很多考驗。甚至有投資人抱怨:“拿個PPT就能融這么多錢,哪還是科技? 

              關于壁仞的臧否很大程度上來源于它的創始人張文。

              作為一家芯片公司的創始人,張文最被人所樂道的卻是他對資本市場的熟稔。早年在華爾街,從事過投行和律師的張文曾操刀過超百億的并購交易,回國后他還創立了一支基金。此后他最顯赫的經歷是商湯科技總裁。在任職商湯的一年多時間內,張文曾主導商湯狀若航空母艦的總部大樓落地上海,負責政府關系的打理。某種程度上,壁仞也與備受爭議的“商湯融資模式”頗為接近:高舉高打、融盡所有可融的錢。 

              在壁仞中,張文也為之設計了精確的融資計劃——大到何時融資、何時IPO,小到每一輪的目標投資人是誰,乃至壁仞擬定的協議令職業投資人也嘆為觀止,“一個字都不用改?!币晃煌顿Y人向36氪描述道。

              在許多行業的光速發展中,資本都在某種程度上扮演著主導者的角色,但芯片不是。這是一個無比強調技術、專業和耐心的行業,無論有沒有錢,都有漫長的冷板凳要坐。行業共識是,哪怕要做的是一片過時GPU,也需要國內最好的團隊做上5-10年,至于錢,只是上牌桌的前提條件,而非制勝因素。 

              不過,無論你認同與否,張文已經在改變規則。 

              完美計劃

              GPU,一種能進行圖形運算的處理器,也被稱呼為“大芯片”。在芯片創業的所有領域中,它最為復雜,但也最被需要。比如在人工智能千億規模的落地場景中——自動駕駛、深度學習、新藥研發,GPU是其中的核心。 

              全世界最大的GPU提供商是英偉達,壟斷著超八成的GPU市場,市值3000億美金。而在壁仞的公開發聲里,對標就是英偉達。 

              芯片創業本來就九死一生,更何況是大芯片。因此,當張文找到idg資本合伙人??鈺r——他曾是商湯科技的天使投資人,對方本來說:“你做什么我們都愿意投?!倍攺埼恼f出他的想法時,投了26年半導體的IDG在半年后投了進來。 

              第一個給張文開出支票的是啟明創投合伙人周志峰。主投科技的周志峰在中、美、以色列看過很多半導體公司,沒有人給過他英偉達式的宏愿。他問張文:“你知道這事兒需要多少錢吧?”后者回答:“8到10億美金?!边@讓他認定張文對GPU行業是“認知能跟上的”。 

              兩周之內,他和張文見了三次面。2019年的夏天,啟明創投給壁仞出了超千萬美金——這也是壁仞拿到的第一筆錢。而后在張文去四處找挖人才時,周志峰以啟明創投合伙人的身份與他同行,“給大家一點信心”。 

              此時的壁仞還在成立階段,張文卻已經充分展露出他作為一個資本老手的本領。

              在面見許多投資人時,張文講述道:10億美金只是個勉強可以入局的數字,所以上市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融資起點。2021年后,壁仞的估值要漲到25-30億美元之間,等公司達到了三個會計年度,即能登陸科創板時,以數百億人民幣的估值上市。在二級市場,壁仞要吸收一個更巨大的數字,稀釋更多股份。 

              對于計劃在一級市場完成的10億美元融資,張文也顯得胸有成竹。一位壁仞的投資人告訴36氪,早在A輪時,張文就已經計劃了每一輪找哪些機構,甚至具體到機構里的哪個人。 

              直到2019年結束,壁仞其實沒有吸引到太多人。很多投科技的機構接觸過壁仞,觀望的居多,原因是“太貴了”。

              不過這沒有折損張文的自信。張文見周志峰的第二面帶去了兩張紙。其中一張上寫著他準備招攬的5、6個的技術大牛。周志峰看完“嚇了一跳”:“真的嗎?要是能招來60%,我就很滿意了?!?nbsp;

              這是一些在GPU圈很響亮的名字:華為鴻蒙OS圖形圖像處理和UI系統框架首席科學家焦國方,阿里達摩院首席架構師徐凌杰,海思負責自研GPU的洪洲,海光的前海外GPU部門副總裁張凌嵐。招攬他們的難度大概可以理解為,有個人找到阿里、騰訊、美團、字跳的前幾號人物,說,你們別要期權了,跟我創業去。 

              這當然不容易。周志峰曾介紹一位技術頂尖的科學家給張文,兩人第一次見面后,這位科學家向周志峰抱怨:“壁仞的人還是有點傲慢,見我還遲到了3分鐘?!睆埼牡弥?,帶上了公司的材料又見了這位科學家一面,其中不乏一些機密信息。幾次會面后,這位科學家給周志峰發了條微信:“可能張文是我人生中的伯樂?!?nbsp;

              一位B輪的投資人認為:“這些科學家們不想承擔0到1的不確定性,他們想加入的是個10的公司,但是有0到1的倍數。而張文愿意讓步?!?/strong>

              2020開年后,張文逐漸把這份名單變成了壁仞的聯合創始人,而且總共招來的人比預期名單上還多幾個。 

              所以當新年過后,他在常住的北京酒店約見投資人時,已顯得信心滿滿,他提醒投資人們抓住最后的低估值窗口:“馬上華登就要進來,到時候就是3億美金?!?nbsp;

              華登國際的加入是壁仞成為明星項目非常的重要拼圖。堅持了30多年高科技特別是半導體產業投資的華登在業內有極高的聲望和影響力,壁仞創立成長一段時間后,張文找到了華登上海團隊。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告訴36氪,華登看重的是“公司方向很重要,賽道足夠大,整個團隊綜合實力強,很完整”。華登認為這是成事的關鍵要素,“我們希望,產業上多支基金都集聚力量支持一家公司。只要撐住,肯定能成?!?nbsp;

              同一時間內,張文又拿下了云九資本和高瓴創投。前者的創始合伙人曹大容做了逾20年的科技投資,后者擁有橫跨一二級市場的聲名。這幾家知名基金的入局是一個關鍵節點。壁仞的吸金飛輪開始轉動。 

              6月壁仞公布A輪的11億元后,7、8月都有新的融資消息宣布;到了2021年的3月,剛剛完成B輪融資的壁仞宣布總共融到了47億元。

              小步快跑的推進中,還沒能入局的人出現時不我待的迫切感?!跋乱惠喛赡芨F,要趕緊上車,能趕上哪輪就進哪輪?!币晃槐谪鹜顿Y人告訴36氪。 

              與big name共舞

              許多緊俏項目在融資過程中,通常會優選更具資金實力或品牌的投資機構。但壁仞不是——它的第一準則是速度。 

              壁仞接受一些機構在投入金額上打折扣。B輪融資時,大部分機構單筆都投入了上億元,而華創資本囿于風險控制的考慮,希望該筆投資額度小于億元。合伙人熊偉銘不愿放棄,在夏日的凌晨給張文發了5、6條長長的微信,表達了華創的行業理解和對公司團隊的看好。第二天7點,出乎意料地得到張文爽快回復:“不管錢是多是少,都是大家的信任?!?nbsp;

              同一輪中,有險資表現出了強烈興趣,但在對方表示過會時間可能比較長后,壁仞拒絕了。

              為了加快融資節奏,張文將壁仞的每一筆融資都拆成了好幾筆來完成。比如同屬A輪的投資人中,估值有的是1.5億,有的是2億,后進的達到了3億。也正因此,即便壁仞的估值始終被質疑過高,但“小步快跑”的融資策略也在一定程度上撫平了投資人們的擔憂。一家在2020年夏天投進的機構對36氪表示,“平均成本比起半年前就高了一倍”,這不禁讓這位投資人感嘆:“太劃算了!”因為許多科技項目“投完翻三倍也很常見”。 

              一旦你接受了價格,就幾乎不用再操心任何事。許多投資人都告訴36氪,壁仞有一份“最友好協議,一個字都不用改”——因為它跟投資人自己擬定的協議基本沒什么區別。一位B輪投資人表示,大多數他們在乎的權利都主動給到了,包括但不限于投票超過一定比例可以做某些決策、如果失敗后期投資人優先清算、否則早期賺得比后期多。 

              為了令大部分人滿意,張文讓渡了很多利益。公開數據顯示,“上海壁立仞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的主體持股12.98%。而36氪了解到,張文本人的持股不過7%。 

              當協議不能滿足那些足夠重要的投資人時,張文會表現得更加友好。一家美元基金在談判期間,雙方律師曾一度糾結于某個條款。前律師張文主動站出來調停:“再這么下去,deal就要被攪黃了,”他說:“律師應該從商業的角度出發,不要鉆牛角尖,要抓大放小?!边@家機構的合伙人滿意地告訴36氪,他們“拿到了很多權利”。

              恰如上文所述張文的計劃,壁仞擁有一個思路清晰的資方陣容:知名財務投資基金——啟明創投、IDG資本、高瓴、云九、高榕等;產業資本——華登國際、中芯聚源(中芯國際旗下投資平臺)、格力創投;國資背景的——上海國盛集團、大橫琴投資、大灣區共同家園發展基金;金融系統的——平安創投、招商資本和中信證券投資等。

              在中國創投歷史上,擁有數十家投資機構的公司往往容易令掌舵人焦頭爛額。ofo團隊被撕扯的故事就是明證。但張文把這個名單管理得井井有條。 

              壁仞的投資人中,始終沒有任何一個顯得格外重要。一位B輪壁仞投資人表示,每當有投資人要求占比5%以上,張文就會去“控制”投資人的期待:“風險這么大,這么早期,你試試就好。不要給我5個億,1個億就足夠,5000萬也可以?!?/strong>

              大股東們經常有進入董事會的要求,但張文分配董事會名額的依據并不全按股比。目前擁有董事會席位的華登、啟明創投、IDG和碧桂園創投,并不是占比最高的前四家。一位自稱占比不小的投資人告訴36氪,他們曾要求過董事席位,張文婉拒了,理由是:股份占比變化太快,就算進去也很快會被洗出來。但張文也會給一些機構董事會觀察員的席位作為補償,高瓴就擁有這個席位。他們有與董事會相同的信息權,但不參與決策。 

              在普遍技術出身的芯片創業圈,善于與人相處是張文的突出特點?!八o每個人的都是no-brainer(無需用腦的決定),”上述A輪投資人說,“他會給每個人‘點菜’,你喜歡吃甜的,你要減脂,你要增肌,他都給你想好了?!?nbsp;

              入局者足夠多、卻又沒人足夠重要——壁仞的股東們以一個非常分散的權力架構存在著。36氪還了解到,為了節省與投資人溝通的時間,壁仞正在建立投資人管理層級,股份的多少決定了他們對公司信息的知情權。

              新風暴

              在GPU領域,壁仞講述了最頂配的故事:最遠大的目標,最強的團隊,最多的資本,以及可能最快的退出。宏大且極致——是關于壁仞故事里最核心的關鍵詞。 

              在張文對投資人們的論述中,壁仞要做“一個比英偉達下一代旗艦產品A100還要好幾倍的產品”。 而在此之前,一個標準的GPU創業故事是:模仿英偉達舊版本的產品(比如N100),先保險地交付第一顆,再試著做難的,先融一億美金左右;團隊往往是一組師徒,外人很難融入,單點能力很強,公司卻做不大。 

              傳統的芯片創業者們也不擅長融資。熊偉銘回憶,他和一些芯片創業者的對話往往幾個回合就沒法進行了:“天使輪估值多少錢?1.5億美金。有技術實驗結果嗎?沒有。能多些機構一起投嗎?不準備?!?nbsp;

              很多創業者需要投資人幫他造夢,拿到了一個億才敢去想五千萬的生意。但張文比投資人們更渴求宏大。 一位A輪的投資人告訴36氪,一次股東會上,有人談起某家小芯片公司一年的收入大概幾百萬,張文笑了:“賣包子也能掙這么多吧?” 

              在2020年的半導體領域出現壁仞這樣的公司,看似天方夜譚,卻不是沒有邏輯。云九資本創始合伙人曹大容向36氪表示,芯片公司路徑確定,強者恒強。如果能搞定人才、資本,做出好產品的可能性就很大,后來者難以彎道超車。因此,尤其在GPU這種被卡脖子的賽道,市場空間巨大卻一片空白,一旦誰顯露出明顯的先發表征,資本會自然向龍頭聚集?!斑@是一個越多人投、就越多人投的生意?!彼袊@道。 

              這就是壁仞選擇了飛速、巨額融資模式的原因。某種程度上,這有些接近于消費互聯網公司的融資路數——竭盡可能地融資,融資動機之一甚至是讓同行無錢可拿,接著就能占住市場做變現。這與張文的老東家商湯科技的融資策略也頗接近——市場上能投給同一類公司的錢就只有這么些,自己拿得越多,對手拿得就越少。 

              參與過幾年前平臺之戰、出行大戰的美元基金們對此毫不陌生。幾乎所有接受36氪采訪的投資人都表示,沒有人擔心壁仞拿錢太多太快,相反,股東會上總有人勸張文要在風口還在時盡量拿錢,“這就是用空間換時間。錢本身已經不重要了,但是立場比較重要:誰在我這個團隊里。至少你再想投其他競對公司就比較費勁了?!?nbsp;

              壁仞的誕生也有著時代的必然性。2018年后,當大型投資主題所剩無幾,僅存的熱點中,消費品過于分散、醫療又有太高門檻,投資人們又一次陷入了茫然。而壁仞和它代表的芯片故事——一個想象力巨大的賽道、一個明星匯聚的項目、以及一位老練的創始人——完美符合了所有人的預期。 

              “我們要的不是正確,而是贏?!毙軅ャ懻f,壁仞甚至帶動了華創的戰略反思:“你要是舍不得孩子,還想套到狼,那就是做夢?!?/strong>

              僅一個壁仞遠不足以滿足投資人們的期待。2020年,GPU領域又誕生了兩家新公司:沐曦集成電路和摩爾線程。它們與壁仞呈現出某種一一對應的相似性:按月推進的融資速度,每輪十多億人民幣、顯赫的投資人陣容——紅杉、五源、深創投、經緯、真格、光速等等一線基金。創始人背景也都很相似:摩爾線程的創始人、前英偉達全球副總裁張建中,目前可見的也大多是銷售和政府關系履歷,并非純然的技術人員。 

              不過,高舉高打的模式真的完全適用科技行業嗎? 至少對投資人來說,似乎還沒到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

              一家機構在早期投入壁仞后,甚至有美元基金主動找上門要當LP,訴求是今后再發現類似項目時帶上他們?!坝行C構是通過案子成就某個領域的,”當被問起一些完全沒有半導體經驗的投資人時,一位知名美元基金合伙人告訴36氪:“這個案子成了,他也就變成半導體領域的投資人了?!?nbsp;

              上牌桌可能比贏錢重要,只要留在牌桌上,總會有錢一直一直打下去。 

              久99在线热这里只有精品视频|影音先锋无码aⅴ男人资源站|国产美女冒白浆免费视频|
            2. <track id="n6ci9"></track>

                <tbody id="n6ci9"><div id="n6ci9"></div></tbody>

                    <tbody id="n6ci9"></tbody>

                    1. <tbody id="n6ci9"><span id="n6ci9"><td id="n6ci9"></td></span></tbody>

                        <option id="n6ci9"><source id="n6ci9"><tr id="n6ci9"></tr></source></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