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n6ci9"></track>

      <tbody id="n6ci9"><div id="n6ci9"></div></tbody>

          <tbody id="n6ci9"></tbody>

          1. <tbody id="n6ci9"><span id="n6ci9"><td id="n6ci9"></td></span></tbody>

              <option id="n6ci9"><source id="n6ci9"><tr id="n6ci9"></tr></source></option>
            1. 首頁
              學校簡介
              學習課程
              新聞動態
              招生專區
              對外交流
              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牧原大跌背后,起底豬市沉浮原因

              來源: 作者: 時間:2021-06-09

              文 | 零露

              編輯 |白雪

              周天財經 原創出品

              在所有肉食中,中國人最愛吃的就是豬肉,豬肉餃子、豬肉臊子等各式各樣的花式豬肉早已是中國家庭餐桌上的共識。

              根據歷年農業農村部統計數據,中國人每年幾乎都能吃掉全球一半的豬肉。龐大的豬肉需求以及產業鏈的成熟催生了中國成為豬肉生產大國,公開資料顯示,2020 年中國全球豬肉供應量為 42800 千噸,排名世界第一。

              就連網易也投資上千萬,在浙江建立養豬場,丁磊以及網易的高管表示「這是大家都喜歡做的事」。

              網易味央豬舍養殖的黑豬

              豬肉成為餐桌共識的同時,它也代表著菜市場整體價格的風向標,時刻牽動老百姓生活消費水平。

              查閱近 20 年的豬肉價格數據,可以發現,從 2011 年開始歷史豬肉價格一直穩定在每公斤 20 元左右。直到 2019 年下半年,豬肉價格突然猛破 35 元,甚至在疫情后數次逼近 50 元。

              然后從 2021 年春節至今,豬肉市場在暴漲后經歷了一場斷崖式下跌,從「養一頭豬賺三千變成了虧千元」的光景。

              不僅養豬農戶不好過,企業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北京時間 6 月 8 日,豬企龍頭牧原股份收盤價 64.8 元,較 2 月份超過 90 元股價跌去近三分之一,與此同時,目前牧原3410億的市值也較百日前蒸發千億,全國生豬養殖業已全面進入虧損階段。

              是什么引發了豬肉價格的波動?市場又是否已經走向「大起大落」的超級周期?本文將企業角度及生豬養殖的過程切入對這些問題進行解答。

              01 豬瘟引發「超級豬周期」

              豬肉市場的大起大落還得從 18 年講起。

              2018 年,正處于大周期低谷的養豬業還在虧損,據吉林省畜牧業管理局公開資料顯示,18 年 3—5 月,生豬價格為 10 元/公斤,每頭育肥豬虧損平均在 300 元左右。更糟糕的是,同年 8 月,遼寧省沈陽市發現了第一起非洲豬瘟,之后疫情迅速向全國蔓延。

              非洲豬瘟傳染快,毒性強,傳染率與死亡率幾乎都達到 100%,疫情防控極其困難,一頭豬一旦感染,圈內無一幸免。據統計,吉林省公主嶺市 2018 年 7 月生豬存欄量為 7 萬頭到 2019 年 1 月減少到不足 4 萬頭。

              根據筆者親身經歷,公主嶺市一個中型規模的養豬場,圈內近千頭豬,從發現第一頭疑似豬瘟病例到圈內全部豬感染死亡,僅用數日,損失近千萬。

              在非洲豬瘟爆發的 2018 年,誰家豬養得越多虧損也就越大,致使很多散戶和中小規模戶都不敢補欄。

              根據農業農村部監測顯示,2019 年 3 月,生豬存欄、 能繁母豬存欄分別下降 18.8%、21.0%;7 月份,生豬存欄、 能繁母豬存欄數量比去年同期分別下降 32.2%、31.9%,同比降幅達到了近 10 年來最大值。

              「不能養」「不敢養」導致供給不足,豬肉成為市場「緊俏貨」。

              截至 2019 年 8 月 27 日,生豬價格已上漲至 24.28 元/公斤,與去年同期相比上漲近一倍?!嘎尻柤堎F」,豬肉自此進入了價格上漲的高速公路。

              消費者從豬瘟期間不敢吃到豬肉減產沒得吃,整個過程不到一年時間,并且 2019 年下半年生豬價格的最高點以 50.82 元超過以往的最高值。

              一般來說,學界都會把生豬價格每三到四年出現的周期性波動稱為「豬周期」,然而此番生豬價格上漲價格之迅猛、持續時間之長讓豬肉市場進入了「超級豬周期」。

              至于原因,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院研究員朱增勇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除了提到我們上文所說到的瘟疫造成的供需不平衡,還表示「地方機械化地‘一刀切’執行環保政策,大規模關閉南方養殖場也同樣加劇了豬周期內豬價波動幅度?!?/p>

              02 暴跌之前,頭部豬企在做什么?

              2019 年下半年生豬價格上漲,也令豬企股票持續走高,然而企業「走得太高也怕摔得太慘」,在市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許多豬企也依然不敢擴大經營。

              據周天財經了解,生豬頭部企業溫氏集團和牧原股份在吉林的養殖場在 19 年都原定有擴大規模計劃,但由于運輸途中極易遭受病毒感染,致使擴大計劃只能擱淺。

              受困于種豬跨省調運限制,不但無法擴產,隨著種豬的逐步淘汰,存欄量也在同步減少。

              例如,溫氏集團在吉林省其中一個年生產 9 萬頭仔豬的擴繁場,隨著能生產的母豬逐漸淘汰,又無法從位于河北邯鄲的溫氏種豬場調運種豬,能繁育的母豬存欄量由 4000 頭減少到 3000 多頭,半年來減少 20%。

              可以說,豬企們在 2019 年下半年眼看著豬價水漲船高,卻面臨著繁殖無以為繼的問題。

              2019年生豬出欄量斷崖式下跌 數據來源:豬易通

              產生的直接影響是,由于豬企生豬出欄量下降,無法產生大量現金流,因此牧原只能依然憑借股票大漲的時機,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

              據了解 2019 年 8 月,牧原股份共募集資金 49.99 億元,其中 80% 的資金用于新建及收購養殖場,并對其原有分公司進行增資,此后牧原在全國各省市縣,設立分公司超過 25 家。與此同時,溫氏集團也在 11 月份出資 8.1 億收購新達牧業。

              非洲豬瘟苦了自繁自養型的養豬散戶,卻甜了龍頭豬企業——許多中小養豬場開始和企業進行合作代養。

              此外,豬肉價格及股價的大幅度上漲,也讓很多企業聞風而動,跨界進入豬肉市場,這也為今年豬肉價格的下跌埋下伏筆。

              不過我們要知道,豬肉作為大周期性產品,它的生產周期延后效應非常明顯。按照種豬、育肥豬生產規律和養殖的基本流程,引種的后備母豬從 4 月齡到初次配種之間的備孕期一般需要 4-6 個月的時間,母豬受精后開始進入懷孕期約 114 天,分娩后仔豬從出生到出欄約 160-170 天。

              也就是去年投產的豬,今年開始進入消費市場,必然會導致整體價格的供給過剩,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會導致豬肉價格的下降,這是整個市場的大勢所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

              經歷過數次大大小小「豬周期」的頭部豬企們,意識到了隨后豬價下跌的劇情,只是當時的它們尚未明白這場豬價戰爭將比以往更猛烈、更長久。

              03 「現代化養豬」,豬企的日子好過嗎?

              根據農業農村部對全國 500 個縣集貿市場監測,全國豬肉價格已經連續下降 18 周,5 月末豬肉價格每公斤約 30 元,同比下降近 30%。

              在北京新發地市場,部分豬肉的批發價已跌破每公斤 20 元。絕大多數養殖戶陷入不同程度的虧損狀態。例如新希望在投資者活動記錄中提到,2021 年一季度豬產業虧損 6 個億。

              然而在許多農業專家看來,豬周期的價格低點一般位于成本線下 20% 左右的階段,依照目前的豬肉價格來看,在連跌 4 個月后,目前豬肉價格還未觸及周期最低點。

              2021年生豬價格呈持續走低態勢 數據來源:豬易通

              換句話來說,豬肉價格還會繼續下跌,但值得一提的是,牧原股份在這段豬肉價格下跌、股票持續走低的日子過得并不差。

              根據牧原股份 2021 年 5 月份生豬銷售簡報披露,當月生豬銷 309.7 萬頭,同比增長 114.03%,銷售收入同比增長 66.7%。這樣的成績很大程度上歸咎于牧原在 2020 年的布局。

              在牧原對其子公司的眾多增資中,大多用于生產經營,但與以往不同的是,2020 年增加了對其子公司豬舍的現代化設施及數字化建設的投入,這項舉動讓生豬存活率得到了保障,也為日后的突發情況降低風險。畢竟「家財萬貫,帶毛的不算」。

              周天財經走訪了解到,當前豬舍的現代化程度令人咋舌,已經完全不像人們過去所認為的那樣「臟亂差」。

              現實情況是目前許多豬舍已經實現了人豬分離,視頻 24 小時監控,全自動喂食,運輸車輛全方位消殺等科技養殖手段。這樣既保障了生豬存活率,也降低了種豬運輸風險。

              由此可見,自繁自養的散戶形式已經難成大器,科技化、智能化可以讓豬企更加靈活的應對風險。

              當然,雖然豬肉價格一降再降,但是很多消費者依然覺得豬肉貴。在各地市場,許多消費者的真實體感是:「以前買兩斤排骨就幾十塊錢,現在沒個一百多都下不來?!?/p>

              據豬易數據顯示,21 年的生豬平均價格雖然一直下降,但與 19 年相比依舊高出 40% 左右。這也是為什么,價格一直下滑,但消費者感受卻不明顯。

              豬肉價格高于以前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還是豬飼料價格的上漲。

              玉米作為豬飼料的最主要原料,價格走勢會直接影響到豬肉價格。而在 2021 年年初,玉米收購價格,從往年的 0.8-0.9 元每斤,上漲到 1.3 元每斤,玉米單價超過大米,很多養豬場甚至出現用大米喂豬的魔幻景象。

              所以對于豬企而言,養豬依然需要付出較高成本。

              綜上來看,雖然近幾年養豬行業接連受到沖擊,但無論是疫情控制還是市場供需關系都逐漸趨于正常,豬企的生意在資本及現代化技術運用下也并不難做。

              雖然牧原股份市值蒸發超千億,但主要原因是豬肉難以維持如此「天價」,從牧原今年第一季度的財報來看,扣非凈利潤依然達到 69.53 億元。

              伴隨著生豬市價降低,玉米價格持續維持高位,二季度收入下降已經成為必然。但由于市場需求依舊穩定,企業在穩定經營的前提下,不會產生較大的市場風險。

              從實際經營上看,全產業鏈布局的牧原有著全行業最低的成本,在豬價走弱的趨勢下仍然能保持一定的利潤率實屬不易,但接下來不管是牧原、溫氏還是新希望、正邦等豬肉代表企業,過幾個季度的苦日子恐怕是大概率事件,持倉較重的投資者建議做好倉位和預期管理。

              【打印正文】

              上一條:國外創投新聞 | Ziina種子輪融資750萬美元,在中東和北非地區提供P2P支付服務。

              下一條:人類陷入“制程焦慮”,但芯片真的越小越好么

              久99在线热这里只有精品视频|影音先锋无码aⅴ男人资源站|国产美女冒白浆免费视频|
            2. <track id="n6ci9"></track>

                <tbody id="n6ci9"><div id="n6ci9"></div></tbody>

                    <tbody id="n6ci9"></tbody>

                    1. <tbody id="n6ci9"><span id="n6ci9"><td id="n6ci9"></td></span></tbody>

                        <option id="n6ci9"><source id="n6ci9"><tr id="n6ci9"></tr></source></option>